<var id="fvzt1"></var>
<var id="fvzt1"><strike id="fvzt1"><thead id="fvzt1"></thead></strike></var>
<menuitem id="fvzt1"></menuitem>
<var id="fvzt1"></var>
<cite id="fvzt1"></cite>
<var id="fvzt1"></var>
<var id="fvzt1"></var>
<cite id="fvzt1"><video id="fvzt1"><listing id="fvzt1"></listing></video></cite>
<var id="fvzt1"><video id="fvzt1"><thead id="fvzt1"></thead></video></var><cite id="fvzt1"></cite><ins id="fvzt1"><span id="fvzt1"></span></ins><cite id="fvzt1"><video id="fvzt1"><menuitem id="fvzt1"></menuitem></video></cite>

今天是

媒體桂工

官方微信

招生辦微信

當前位置:

中國青年網:《“隕石科研人”繆秉魁:風雪里尋隕星之夢 科研中探宇宙之光》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龐艷萍  編輯:郭文龍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8-08-25 10:19:00

“隕石科研人”繆秉魁:風雪里尋隕星之夢 科研中探宇宙之光

中國青年網:http://edu.youth.cn/jyzx/jyxw/201808/t20180824_11707786.htm

 

 

  中國青年網桂林8月24日電(通訊員 龐艷萍)他曾三赴南極進行隕石的搜集和科考工作,處嚴寒之中,卻不滅心中炙熱;他也先后榮獲廣西壯族自治區優秀共產黨員、第八屆廣西青年科技獎等榮譽和獎項,雖榮光之下,仍不忘所向初心;他著手主持了十多項國家級和省部級科研項目,知責任之重,即攜桃李前行。他便是中國礦物巖石地球化學學會兼隕石學與天體化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南極隕石專家委員會委員兼隕石分類工作組組長、中國空間科學學會理事會理事 ,桂林理工大學博士生導師,繆秉魁教授,一位醉心于尋找從浩瀚星海中隕落地球的碎片-隕石的“尋星者”,同時也是一名敢于攻堅克難,成績杰出的“隕石科研人”。

 

 繆秉魁教授參加美國隕石考察隊,因嚴寒鼻子凍傷。本人供圖

  

  南極之旅,與隕石結緣

  “我最早接觸到的隕石,是1999-2000年我國16次南極考察發現的那28塊隕石。2001年初,我剛完成博士研究生課程后,就馬上參與到了我國南極新收集隕石的隕石研究工作中。起初在對這些隕石開展研究工作時,確實,除了隕石非常珍貴的概念外,視覺上,隕石也并不漂亮,研究工作也就變得有點枯燥了。”這是繆秉魁教授最開始對于隕石研究這項工作的看法。的確,隕石們清一色的灰暗色調,普通的石頭外表,也沒有神奇的特異功能,乍看起來毫無吸引力,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正是這些外表平凡、沒有較大觀賞性的“小石頭們”,在后來經過了多次的深入研究與接觸之后,自己竟會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它們,并在隨后的科研生涯中,繆秉魁這三個字也和隕石這一詞有著分不開的聯系。

 

格羅夫山藍冰上發現的隕石。本人供圖

  

  每當一談到隕石,繆秉魁教授便顯得非常興奮,關于隕石的搜尋考察、相關的專業知識、艱辛卻有趣的考察經歷等等,繆教授張口就來,侃侃而談,說起時似乎眼中就閃爍著銀河的星光,繆秉魁教授告訴記者: “當時發現的4448塊隕石中,幾乎存在各種類型隕石,我的工作就面臨新的挑戰。為了能順利開展研究,我必須快速掌握大量的隕石知識。隨著學習深入,我對隕石的認識發生了改變,明白隕石是太陽系起源和演化過程中殘留下的樣品,或是‘太陽系演化的化石’。意識到隕石是打開宇宙或太陽系奧秘大門的鑰匙。再經過隨后一系列階段的考察工作后,現在可以說,我喜歡隕石,我熱愛隕石研究。”

  而在這個喜愛的過程中,也并不是只有“甜蜜”的回憶,眾所周知,南極常年嚴寒,整個南極大陸似被一個巨大的冰蓋所覆蓋,考察時的氣候條件也是非常的惡劣,繆秉魁教授在一次尋找隕石的過程中還險些掉入冰縫中,那次是為了尋找隕石富集區,他一個人走得太遠,曾不小心掉進了一條約60厘米寬的冰縫,所幸用雙肘撐在了冰縫兩側,然后,憑借著冰鎬,才一點點爬上來,但即使在如此惡劣和艱險的條件下,他還是堅持著隕石的搜尋工作,甚至后面到了看見石頭就想敲敲的地步,隊友們都說他是想隕石想瘋了。

  “有一天,我拿出一塊石頭,告訴他們我懷疑這是隕石。隊友們質疑說,這是隕石?簡直就像天方夜譚。為此,我耐心琢磨,經過細心觀察,終于發現了和找到這種類型隕石的特征,搜索工作獲得了重要突破,果然,我和隊友們憑借著新發現的經驗很快就找到了上千塊這種類型隕石。”也正是憑著繆教授這股對于隕石搜尋的勇往直前和堅持探索的“瘋勁”,他最后才能收獲了如此杰出的成績和珍貴實用的搜尋經驗。同時使得考察隊在隕石搜尋工作上也取得了重要突破:一、發現了隕石新的野外產狀或類型,即冰磧型隕石,這些隕石沒有黑色熔殼(外皮);二、找到了真正的隕石富集區,在局部藍冰區,發生數十塊甚至數百塊隕石。由于發現了隕石富集的重要特征,搜尋隊有了經驗,后來找隕石就容易了許多,也正因此,我國擁有南極隕石總數達到了12035塊,成為了國際上擁有南極隕石最多的國家之一,僅次于日本和美國位于第三位。

 

 

繆秉魁教授正在指導研究生實驗分析工作。本人供圖

 

念念不忘,執夢前行

  “南極是特殊地理環境,能到南極我已經覺得是人生的一大幸事,非常不容易,所以我要珍惜,在保證安全情況下,我愿意付出任何艱辛,爭取做出成績。而且南極是隕石富集的寶庫,我,一位隕石研究專業人員,能去南極找隕石,還可以研究自己發現的隕石,那更是另一份幸福,這也增加了我的專業興趣和研究信心,我們做事必須得有屬于自己的那份堅持和追求,更要有足夠堅定的信念。”當被問到為何能堅持下來時,繆秉魁教授便那樣回答道,句句真情流露,字里行間也似乎包含著對廣大研究者們的寄語和期望。

  在南極考察回來之后,繆秉魁教授并沒有一刻閑著,而是將隕石研究資料整合后便立刻開始了相關論文的撰寫,隨后就是各類課題的跟進研究。既然熱愛,就需堅持,并為此付出足夠的努力,無論是對于隕石還是日常的科研工作,繆秉魁教授都一直將其掛于心上,念念不忘。另外,除隕石研究外,繆教授還開展南極隕石富集規律、月球和其它行星物質成分等方面研究。在科研這方面,繆教授同樣有著尋找隕石的那股子沖勁和滿腔熱情,俗話說的好,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可當越來越多的頭銜加身后,繆教授明顯感覺到自己做科研的時間被壓縮了,某些繁瑣的行政工作占用了許多的科研時間,“我只是希望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權衡之后,他毅然的選擇了自己熱愛的科研工作,如今,繆教授同時也兼任桂林理工大學隕石與行星物質研究中心主任,在自己熱愛的專業和崗位上繼續著自己的科研之路,雖然每天都很忙碌,但卻依舊樂在其中。

 

 

繆秉魁教授帶領學生參加大學生地質技能大賽(第二排右4)。本人供圖

 

授人以漁,攜育桃李

  除了在隕石研究領域上走在前沿,繆秉魁教授在教育上同樣也不會“安安分分”。“10多個同學的研究型課程,我的教學方式就靈活多了,通過不斷提問,可以不斷引領同學們的思路,讓他們不斷思考,從而學會提問,學會找答案,最后獲得創新性認識。我一直認為,教育應該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著重教學習方法和研究思路。知識點是教不完的,只有教會方法,學生就可以自主學習自主創新。”談到治學觀點,繆秉魁教授同樣有著自己的風格,跳出死板教學,將學生們的思維解放出來。在對學生們進行科研指導時,除了基本的專業知識講解之外,繆教授還對學生們的科研態度有著自己的見解和要求,他認為,現今存在的最普遍的問題就是浮躁,“首先,要靜心,懂得克服浮躁,還要樹立自己的理想和目標;當然你還得付出時間,耐得住寂寞,科研可是漫長工作過程,需要有“慢工出細活”態度。在學習方法上,要講究。學習上取得成功的關鍵點,我認為就是窮追不舍,對發現的問題和興趣點,一定不要放過,不能似是而非,要搞個明白。”

  繆教授用自己獨特的教育方式和治學理念帶領著學生們在知識的神秘宇宙中暢游,以身作則,指引著學生們去探尋心中的那顆屬于自己的“行星”。授人以漁,攜育桃李,在教育事業上,他同樣用心,辛勤耕耘,栽得桃李滿園。

  采訪結束后,繆教授又繼續投入到科研工作里,同時,他也開始準備著下一次的南極科考之旅。念念不忘,執夢前行。繆秉魁教授對于隕石和相關科研的這份熱愛和勇于攻堅克難的科研精神,更是值得廣大青年學子和科研工作者們學習。

 

至尊彩票